金拉霸作弊辅助软件
新聞動態   News
聯系我們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 主頁
  • 小龍女心水論壇
  • 博馬心水論壇
  • cob燈珠
  • 主頁 > 博馬心水論壇 >

    上觀新聞]上海市委組織部長點位軍史專家今年寫就《戰上海》紀念

      發布時間:2018-01-29 09:04

      僅從2000多日本戰犯這個人數而言,每個人尚存的起訴書、審判書、庭審記錄等,集合起來就是巨大研究量,而且材料散見各地,要一一“重審”。

      在上海“”期間有關城市文化品牌專題會議上,上海市委、組織部部長吳靖平盛贊一位老師在滬高校十多年靜下心、寫好書,并希望文化人戒浮躁、有定力。原來,這位教授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原研究員,現上海交通大學東京審判研究中心教授劉統。今天(25日),劉統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正在加緊寫就紀念上海解放70周年的新書稿——《戰上海》,今年完稿交付出版。

      常年學養沉淀,方能厚積薄發。劉統力求在20萬字中將大上海解放第一年的風云史重現,“不忘初心,獻禮解放”。不僅是主體戰役、主要戰斗,還有反特務、反剿匪、,反轟炸;也不僅是傳統意義上的戰場,還有在被喻為“經濟戰線上的淮海戰役”中,進行的“銀元之戰”“物價之戰”——劉統認為,直至1950年軍從舟山群島撤退,我解放軍才在上海灘真正站住并取得完勝。

      劉統老師生于北京,是歷史學博士,被授大校軍銜,今年66歲。來滬之前,他擔任軍事科學院軍事百科研究部研究員,長期從事中國現代史研究。多年來,他著作等身,如《北上——黨中央與張國燾斗爭紀實》、《東北解放戰爭紀實》、《華東解放戰爭紀實》、《中原解放戰爭紀實》、《唐代羈縻府州研究》、《中國的1948年》、《跨海之戰》等,還編有《早年》、《親歷長征》等。其中,所著《決戰東北》獲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第四屆“三個一百”原創圖書工程獎。

      他著書,最重歷史細節。2017年,這位軍史專家又出力作《決戰:華東解放戰爭1945-1949》,這是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的解放戰爭系列叢書之一。“我寫解放戰爭的指導思想,就是從細節入手,從描寫歷史人物入手。”劉統說,“我喜歡戰爭過程中的一個個細節,這些細節往往在一定程度上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劉統透露,他曾經工作過的軍事科學院檔案是按野戰軍來分類的,其中第三野戰軍,即華東野戰軍打的仗非常多,而且打得非常精彩。“三野”里知識分子多,大筆桿子多,寫的資料都是栩栩如生。于是,劉統就以這個為切入點,以“戰區”為單位來寫解放戰爭。“我投入很大精力寫的一本書就是關于華東解放戰爭的。”

      比如,孟良崮戰役有多慘烈?劉統這樣抓住真實細節。孟良崮當時是魯中沂蒙山區的一個石頭山,據說是寸草不生,山上沒有水源,張靈甫精銳部隊的74師官兵連續作戰3天3夜,喝不上水,體力全都耗盡。因為沒有水冷卻,機槍打到變形了,部隊終于垮掉了。此時,陳毅、粟裕的華野各部隊沖到山上,把74師殘部解決了。“上世紀80年代,中央電視臺去孟良崮采訪,孟良崮的老鄉說打完仗兩年我們不敢上山,滿山都是死尸。”劉統說道。

      對于各種史料,劉統泛讀精研,不放過細節。要回答“軍隊那么正規,武器那么精良,為什么那么快被打敗了”,劉統推薦了一本書,就是我國作家王鼎鈞寫的回憶錄《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說,自己到了軍隊當憲兵的第一課就是挨打:軍隊動不動就打新兵,吃飯吃多了打,站崗放哨打瞌睡也打——班長一邊打,一邊罵“打你個老百姓”。王鼎鈞說過,“老百姓怎么成了個罵人的詞?這么打出來的兵能對老百姓好嗎?”

      身為學者,劉統發人所未發,研究方向正轉向一些空白之處。之前,他承擔的主要項目有《解放戰爭期間在東北野戰軍中工作的日本籍技術人員調查》(與日本東京大東大學鹿錫俊教授合作),成為日本文部省資助科研項目。如今,他作為上海交通大學東京審判研究中心專職研究人員,主要從事中國對日審判研究。

      東京審判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參與國家最多、開庭時間最長、留下的檔案文獻最為浩瀚的審判。東京審判研究中心成為全球首家專門從事東京審判研究、文獻整理和編譯的學術研究機構。中心2011年5月3日東京審判開庭65周年之際成立,由中國國家圖書館和上海交通大學共建,與劉統之前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和百科研究部,以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學中華史研究基地、中國抗日戰爭史研究會、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戰爭犯罪研究中心建立共同研究關系。

      當前,東京審判研究范圍以1946-1948年懲罰近代以來日本戰爭罪行的遠東國際軍事審判為核心,但仍有不少歷史空缺需要他們這樣的史學專家去填補。比如,除東京法庭主要針對甲級(A級)戰犯審判之外,亞洲各地50個審判日本B、C級戰犯法庭的審判,特別是其中在今天中國轄域內的11個法庭對日本戰犯的審判,以及前蘇聯和1949年以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日本戰犯的審判等。劉統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他目前主要承擔的就是國家重大社科項目之一“國民政府對日本戰犯的審判”,項目為期5年,已經歷2年,為期非常緊張。

      事實上,國民政府審判日本戰犯與東京審判同步進行,也是其重要組成部分。據研究,在北平、上海、南京、廣州、武漢以及地區,國民政府共開庭審判2000多名戰犯。但劉統透露,這部分歷史由于種種原因并未得以恢復還原,他正盡全力從一手資料中深度挖掘,提取確鑿證據,形成研究成果。他表示,僅從2000多日本戰犯這個人數而言,每個人尚存的起訴書、審判書、庭審記錄以及新聞報道等,集合起來就是巨大研究量,而且材料散見各地,要一一“重審”。

      由于研究任務繁重,劉統暫別已上了十年的歷史課堂,但眼下仍堅持不定期地給交大青年馬克思主義學校上黨課。從“長征:歷盡艱辛的求生之路”,到“朝鮮戰爭和朝核問題”,不論青年學子還是院系“青椒”,來到青馬學校的發展對象們接受著這位歷史系教授求真務實的理論培訓。

    上一篇:海這些新聞值得關注!〔126周五〕
    下一篇:沒有了
    金拉霸作弊辅助软件